創作者/內容發布商的抖內贊助新搭檔 Google Reader Revenue Manager

在2023/10月底收到一封 Google 的信,裡面又介紹了一個神奇的新產品 Reader Revenue Manager

號稱:
– 不論發布商規模大小,都能透過此自助服務平台的其他功能,提高各出版品的讀者參與度與留存率。
– 不是開發人員也能輕鬆使用:就算不是科技達人,也能快速上手。
– 發布商免費使用,方便他們將訂閱或捐款機制整合至電腦版和行動版網頁。
– 直接與讀者互動交流:讓有意願的讀者透過能夠保護隱私權的方式提供電子郵件地址,這樣您就能直接與讀者聯絡交流,鞏固關係。
– 設址於日本、紐西蘭、香港、新加坡、台灣和越南,均可申請使用。

這麼快就有開放給台灣,但是子彈飛了半個月,
似乎還是很少看到有網站放這個東西,
乾脆來試玩順便介紹一下好了。

這產品的目標是發布商,最重要的是必須是要有一個能插入 JavaScript 程式碼的網站,其他拿 YT、IG、tiktok 來申請的應該都不適用。

什麼是 Google Reader Revenue Manager

這服務跟 10 年前(2013 年)被 Google 關閉的那個 RSS 訂閱工具 Google Reader 毫無關聯,Google Reader Revenue Manager (RRM)是一個 Google 在 2023/4 推出的服務,在 Google 的其中一個推特帳號 Google News Initiative 也有關於 RRM 的推文,開宗明義就講說專為發布商而設計,讓發布商透過在 Google 打造品牌價值。

2023/7 的時候,官方推特帳號有宣佈開放部分亞太地區使用
2023/10 開始主動寄信通知,我是只有收到一封啦,要點進去同意繼續訂閱,才會繼續收到更多介紹功能的 email sequence 的信。

鞏固關係、互動交流,聽起來好像有點虛幻?
Google RRM 也有台灣中文版的官網

很直白的寫了幾大要點
– 增加收益並加強讀者互動
– 按兩下即可訂閱或資助
– 提高流量,加強品牌價值
– 按您的方式連繫目標對象
– 為訂閱者消除付費牆的不便
– 沒有開發人員,亦沒有問題

Google 又創立了一個新服務,是為了以後要關閉它?
還是想要套牢創作者和內容發布者,跟 Google 牢牢綁定同生共死,可以再繼續觀察看看。

重點先講在前頭,Reader Revenue Manager 計畫政策 有明文寫說禁止色情、菸草、暴力等內容,所以網站內容是瑟瑟的可以先行離開了。

不可以色色柴犬圖

功能一:捐款要求

進入 Google RRM 官網,登入 Google 帳號,Reader Revenue Manager 會是鎖起來的,必須要先把網站加進去。

如上圖,要填寫網站的網址、所在國家、主要使用語言等,然後進去之後還會有一大堆啟動步驟,
像是要在網站加入隱私權條款頁面,還有驗證網址所有權、設定商家檔案、上傳正方形 LOGO 圖、捐款金額、接受條款
還要設定價格,是訂閱制(每月/每季/每半年/每一年)或是一次性

價格至少必須為 $0.99 美元,還可以輸入福利…

然後要送審查,審查完畢後就可以在網站上加入程式碼,
我的審查等了大概一個禮拜。

然後可以設定訪客瀏覽網頁達到一定頻率時,顯示贊助視窗和按鈕。
贊助視窗大概長這樣:

按鈕大概長這樣,下面的按鈕點了是有實際功能的(用 RSS Reader 看這篇文章的鐵定看不到按紐)

按鈕樣式跟那個視窗樣式目前是固定的,覺得不喜歡的可能要自己魔改。我是懶得改,也沒有仔細翻條款看魔改是否違反規定。

Reader Revenue Manager 使用月結美金電匯,手續費5%

大家最關心的收款方式和手續費呢,官網跟條款都有說,每一筆付款均固定收取交易金額 5% 的費用,簡單來說就是如果有人贊助 $100 台幣,扣掉 5% 之後,站長在帳戶可提領餘額會看到剩下的美金金額。

出金(Google 把錢給站長/發布方)的方式只有一種,就是銀行電匯(SWIFT 銀行匯款),一個月出一次帳,最低只要滿1美元就會出帳。

就算剛剛的贊助金額都是設台幣,最後結算也是用美金,領過 Adsense 款項的部落客之前應該都開過外幣帳戶了啦,雖然都是 Google,但是資訊沒辦法共用,這邊就是照樣再把資訊填一次。

Reader Revenue Manager 看起來不會跟 Google Adsense 合併出金,這邊又是一個 Google 獨立作業的部分。站長收到的贊助金額,也沒辦法直接拿來在自己的 Google Pay 購物消費折抵,就是要用電匯的把美金外幣匯到銀行。

令人好奇的是,RRM 官方網頁介紹的其中一張示意圖(如下),還有開頭推特文章附的宣傳影片,看起來訂閱內容還會出現在搜尋引擎結果頁最上方,但是這個功能沒實測過,不知道究竟會長怎樣,關鍵字又是要怎樣才會觸發。

瀏覽者用 Reader Revenue Manager 付款的使用體驗

上述都是站長/發布方會看到的東西,那對於想贊助的使用者來說,這功能要怎麼用?

首先可能在網頁上逛沒幾頁,就會看到畫面蓋了一層遮罩,然後跑出一個 I want to play a game 三選一小視窗,
或是長得像這樣的按鈕:

除了選擇要贊助的金額之外,預設選項是每個週期會自動扣款,單次捐款要另外自己選,這邊要看清楚,以免產生爭議。

接著就會到 Google Pay 的畫面,
如果之前已經有課金過手遊,在 Google Play 買過電子書、漫畫、電影的、在 YouTube 有在哪個頻道當過贊助會員的、有訂閱 YouTube Premium 每次都不知道別人在討論什麼廣告的,基本上應該都已經有存信用卡號在 Google Pay 了,
然後直接按”貢獻”,就完成付款了,
就是這麼方便快速!

然後在Google 付款中心,可以看到自己剛剛贊助的那一筆。

然後更意外的是,贊助者還會收到發票,開立人是 Google Asia Pacific Pte Ltd,金額就是一開始贊助時選擇的台幣。

站長會看到什麼?

站長/發布方在 Google RRM 系統中會看到在贊助者的 Google 帳號名稱和 email,不過當然看不到信用卡號或其他個人敏感資訊。

站長/發布方可以退款給贊助者,但是按鈕藏得非常深,一樣從上面的那個畫面進去,要點好幾層,要不是刻意找可能找不到。

網頁底下跑出來那個煩人的三選一小視窗的頻率,是發布方/站長可以在系統中調整的,有低/中/高三檔可以選(如下圖)。

但似乎不太準確,有時候可能第一次進網頁就會跳出來。官方說明寫「不會對最近已捐款或定期捐款的讀者顯示」,但是畫面上會有”已經是捐款者了嗎?”的按鈕,但以系統邏輯來說,明明已經捐款,要關掉提示就得先登入 Google 帳號,要是網頁是在一些手機 app 內的瀏覽器登入(例如 IG/FB/LINE),就更麻煩了。

另外因為金流是透過 Google Pay,所以如果贊助者沒登入 Google 帳號,或是帳號裡面沒有設定任何付款方式,當然也是沒辦法用的。

以上是 Reader Revenue Manager 的其中一個功能,
捐款要求的功能是一定要設定的,沒辦法移除(除非把整組 JS 程式碼移除),
接下來介紹其他的,以下的功能則是隨時可以移除。

功能二:問卷調查

基本上就是在網站上放一個匿名問券功能,功能介紹說是透過問卷調查瞭解閱聽群眾,放送更切合需求的廣告和內容來提高收益。

裡面有三大功能:

問卷問題

有一些預設的題目,站長可以從這個題目目錄中,挑選最多 3 個問題加入問卷。
站長沒辦法自己設定題目,底下有寫「找不到想新增的問題嗎?歡迎填寫這份意見回饋表單,讓我們知道你想使用哪些問題」

題目的答案也算是沒辦法讓站長自己設定,只能挑選不要讓瀏覽者選到哪個項目。
例如其中一題是「你是否打算在未來 6 個月內購買以下類別的產品?請選取一項可能性最高的類別。」
系統提供美容、服飾、信用卡等一堆選項,站長只能從清單中挑選2~5個項目,

自訂提示

可以設定那個問券的CTA文字,除此之外沒有其他的自訂選項了。

如果經常上一些奇怪網站的,是否覺得這畫面看起來很眼熟? 等下填完問券是不是可以抽美國綠卡,或是填地址等獎品寄來? 還是有個彩色轉盤跑出來說抽到了新 iPhone? 站長明明是使用 Google 提供的創作者工具,卻把網頁弄得好像詐騙網站一樣…

問卷調查回覆

另外問券結果還可以直接跟 Google Ads 和 Google Analytics 結合,投廣告拉受眾或是拉報表的時候更方便。

GA 的部分需要參考 RRM 的官方說明 存取問卷資料,建立兩個自定義維度,才能在報表裡撈到。

功能三:訂閱電子報

官方介紹說是收集電子郵件地址換取電子報服務,進一步提高讀者參與度。
對上次造訪時關閉捐款要求的讀者顯示,不會對關閉這則提示、完成這項動作或最近已捐款的讀者顯示。

只能設定提示視窗的標題和文字


(那個官方翻譯有問題,把標題 Title 翻成職稱…)

訪客瀏覽網頁時三不五時就會跑出一塊要求訂閱電子報的提示視窗,然後如果有登入 Google 帳號,也是按一下就完成訂閱了。

另外這個功能是名單領進門,發送在個人,
Google 沒有提供現成的電子報系統,
站長要自己去 RRM 後台下載 csv 名單自己發送。

功能四:讀者註冊

官方介紹說是對上次造訪時關閉訂閱電子報的讀者顯示,
不會對關閉這則提示、完成這項動作或最近已捐款的讀者顯示。

操作方式與實際顯示跟上一段幾乎一樣,

也是只能設定提示視窗的標題和文字
訪客瀏覽網頁時三不五時就會跑出一塊要求讀者註冊的提示視窗,然後如果有登入 Google 帳號,也是按一下就完成訂閱了。

功能呢? 沒有什麼功能,
一樣是站長要自己去 RRM 後台下載 csv 名單,自己種的韭菜自己割…
不是要先在上上段付費贊助之後,才能註冊會員,
也無法控制網站某些頁面或資料要註冊才能看,總之這系統管不到網站本身的東西。

Reader Revenue Manager 真的有用嗎?

開始一篇官方推文提到了 Google News Initiative,從 Google Reader Revenue Manager 網站上的頁面,可以看到一個基礎知識研究室(Fundamentals Lab)計劃,上面寫到歡迎一些 news organization 申請,其中一項必要條件是

Focuses on hard news (i.e. not lifestyle, entertainment, sports, etc.)

看起來是有一些輔導方式,企圖幫助新聞機構增加讀者和收入,Google 號稱已輔導了 94 個國家的 1,600 多家新聞機構。
而計畫中的成功案例,也是利用本文介紹的四板斧,獲得各自不同的效益。

實際去瀏覽那些成功案例的網站,都是一些幾個歐美國家的網路媒體,確實也會碰到 Reader Revenue Manager 相關的功能。

insidenova and brasil247

心得

寫部落格只不過是我的一個閒暇興趣,可以分享資訊,或是生活/工作紀錄,偶爾賺一點零用錢,或是拓展業務範圍。
這個服務解決了什麼問題? 以瀏覽者和創作者的角度,可能各會看到不一樣的東西。

官方介紹寫說「我們致力協助各種規模的發布者」
但初步猜測應該是有申請過 Google Adsense 的會收到通知信,
因為明明初始設定步驟會自動去抓 Google Search Console 內的網站網址,
但是手上其他網頁設計用的 Google 帳號,雖然在 Google Search Console 有登錄一堆網站,但是都沒收到這個通知信。

可以讓網頁廣告變少,提升閱讀體驗?

在網路社群常看到一種言論,某某 YouTuber 或網紅開始接業配,無聊,讓人想退追蹤了,雖然也是有一些創作者接了業配之後,尺度還是很大,但有些就是為了跟廠商的要求妥協,創作真的變無聊了。
而對於網頁來說,想在網路上查找資訊,網頁一點開,跑出一堆廣告,上下左右、換頁、文章中間都是廣告,實在令人反感。
而且更神奇的是這些廣告可能還不是站長認真設定的,光是只是把追蹤碼放上去,設定成「自動廣告」,然後廣告就會自動出現在各種千奇百怪的地方,想要關掉,還要站長自己想辦法找到設定。

有了這個單次斗內、定期斗內,與 Google Pay 金流結合的功能,
雖然 RRM 跟 Adsense 是兩個獨立功能,不會因為有捐款,廣告就自動隱藏,
但瀏覽者可以幻想說站長賺夠了,以後上網時能看到站長少放一點廣告嗎?
作夢! 錢有賺夠的嗎?
但其實 Google 已經更新政策,在 2023/11/2 發布Updates to how publishers monetize with AdSense,將全面變更計費方式,從本來以點擊次數為主,大家想讓瀏覽者不小心點到廣告,
2024 年起變成按展示次數計費,大家會寫出更扯的標題來騙曝光嗎? 到時候拭目以待。

解決了創作者收款的麻煩?

創作者要收斗內贊助,在這年頭其實不是什麼特別困難的事,
根本不需要自己架網站、寫程式串接金流、寫訂單管理系統。
國內外不少金流平台都有付款連結功能,直接丟一個連結就可以讓人付款,
要賣數位商品、訂閱制,功能也非常齊全。
還可以用加密貨幣…
….
講是講得很好聽,但現實上顯然沒這麼美好,
不管是上媒體平台,還是自個兒申請金流,所有的規則都是別人說了算,門檻怎麼訂,審查不過就不過,要黃標就黃標,擋海外刷卡就擋,手續費+換匯也是一剝再剝,還有本國各種行政命令法規,讓資格審查變得更加嚴格。

Reader Revenue Manager 看起來是提供了一個可能相對簡便的服務,
申請一次就可以海內外通吃(雖然我沒實際試過外國人或對岸的人能不能付錢給我),
贊助者不需要申請各種 Pay,不用把信用卡資訊交給壓根沒聽過的平台,
只要有 Google 帳號+信用卡就可以贊助,
之前已經有綁付款方式在 Google Pay 裡面的,更是方便,按一兩下就完成付款。

你會付錢看新聞嗎?

有一個名言說「每一次的消費,都在決定這個世界的方向」
那……如果在某些領域我不付錢,你也不付錢,大家都不付錢,世界的方向又將如何轉變呃?

近年來,數位媒體的亂象,
以及臉書、Google等數位平台是否應該付費給新聞媒體的議題,時常成為熱門討論的焦點。
然而,這是一個極其複雜的議題。

例如,我常思考一些YouTube影片頻道或社群上的素人,他們對議題的解析往往比新聞或報紙等傳統媒體更為深入,追蹤的程度也比政府單位更為勤勉。他們並非因為這是他們的工作,而是出於個人的熱情和興趣。然而,我們是否能用這個當成標準:
因為他們並非電視台或報紙等媒體,所以他們的時間與專業不值錢,沒有資格獲得報酬?
或是以此為藉口,電視台或媒體沒有達到跟那些民間專業人士相近的水準前,我是不會付錢的?

社會資訊的自由,這到底是平台、媒體業、內容提供者之間的商業問題,還是政治問題?專業的媒體,他們提供深度報導和高度分眾的內容,但他們的營收是否能支撐他們的營運?還是市場的答案只是腥羶色的內容和各種割韭菜的套路?

對於一般人來說,我們對於新聞媒體與數位平台強制議價法等議題,實際上並無太大的影響力。我們唯一能做的,就是支持我們認為正確的事情。我們的每一次消費,都在決定這個世界的方向。我們應該思考,我們希望這個世界朝向何方。

Previous

完全追蹤並重播使用者的網頁操作行為? 幾款 Session player 工具的使用心得

Next

實測 Cloudflare Fonts 能讓網頁的雲端字型載入速度變得多快?

相關推薦文章